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单双四肖长期公开 > 辉星 >

百年石碑揭开都江堰古街名传奇

归档日期:07-04       文本归类:辉星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在成都都江堰的灌县古城内,有一条长约400米的老街,名叫瑞莲街,年长一点的人读作suì莲gāi,据说,此为古音之孑遗。2008年“5·12”那场灾难后,相邻的机关单位迁出,居民们陆续也有迁出,这条街越发显得冷清、破旧。

  20多年前,笔者之一还是一名高中生,有位要好的同学就住在这条街的四合院里,几位同学在他家里吹牛、喝酒、过夜,他父母性格包容,也不管束。他奶奶曾告诉我们,这条街上曾住着几位声名显赫的人物,其中一位叫“贾大善人”。我们都当故事听了。

  时光荏苒,近日在都江堰市新发现石碑,碑身的图文就像一串岁月密码,揭开了瑞莲街的过往……

  5月22日上午9时左右,都江堰市博物馆工作人员接到市民刘佩的电话,称她散步时发现位于幸福街道翔凤桥社区的某条小道上有两块石板,上刻有“庚申”“瑞莲街”等字样,咨询是不是文物。下午1时,博物馆工作人员与刘佩一起到达现场,见到两栋居民楼之间的荒地上,有一条用不同材质和不同大小的石板、水泥板随意铺就的小道,而有字的石板就在其中。石板为红砂石材质,两块石板均为边长约64厘米的正方形(其中一块石板裂成两截),厚约5厘米,石板前后都有刻字。

  由于泥土、青苔的遮掩,如不细看,很难发现上面有字。工作人员用清水冲洗后,发现一块石板上刻有荷花,并题有诗句,另一块被一分为二的石板上也有题字。工作人员立即把石板运回都江堰市博物馆,并邀请都江堰市文史专家余昌一、施廷俊、樊拓宇一起对此石碑进行研究。

  其中一块石板刻有荷花和诗句,图案和字迹较为清晰。正面文图结合,上部为文字,文字下面是一幅并蒂莲图,下部稍有残缺,但整体上图文并茂,形象生动,实为难得一见的艺术珍品。经辨认,文字为一首《双头莲》词,内容为:“天降奇芬,在积善人家,养花盆里。骈房并蒂。最可爱、佳卉连枝同气。太华玉井移根,傍青城烟紫。君记取。八士气生,充闾定推君子。尽道甲子中元,正合璧联珠,房辉星纬。花神妩媚。谩亵玩、雨雨新妆仙髻。应有鲽鲽鹣鹣,与鸳鸯游戏。名志喜,艳说高阳,西豪故里。”紧接着题:“灌县令尹新改街名曰瑞莲街。”左边题款:“右调双头莲/庚申九月赋题”。此石板背面刻有大大的“建”字。

  另一块断为两截的石板上也刻有文字,但不甚完整。尤其下半部文字难以识读。其正文十二行,每行二十一字,经研究大致为:“兹据城厢一团团总张兆□□团总等□□□□□□……”;左边题款:“实刊瑞莲街晓谕□□。”此石板背面刻有“设”字。

  专家们认为,该碑具有极高的艺术价值,上半部分刻并蒂莲图,花、叶线条流畅,一株并蒂莲花朵相背,姿态优美,亭亭玉立,花下荷叶或全舒展,或半卷,与荷花交相呼应,互为映衬;花的上方为《双头莲》词,字为行书,飘逸自如,张弛有度;下半部分为楷书,行距阵列井然,一笔一划,力度尽显,有柳体之遗风。石碑背面刻“建”“设”两字,雄健有力,有欧体之笔韵。此石碑所刻书法,为碑刻书法中佳品之作。

  从该碑的内容来看,应为都江堰市瑞莲街的命名碑,所表达的意思大致为:庚申年,灌县(今都江堰市)武圣街某山人家中栽植的荷花开出并蒂莲花,一周的时间不凋谢。大家都认为这件事是天降祥瑞,于是,城厢一团团总张某等人,上书当时的灌县令尹,建议将武圣街改名为瑞莲街。当时的灌县知事也激动不已,填写了《双头莲》词作一首,以作纪念。

  只是,瑞莲街的命名碑何以会流落到数公里外的翔凤桥社区,并在100年后出现在人们的视野里,这其中有怎样的故事呢?

  据查证,《灌口镇志》(1982年版)记载:“瑞莲街原名武圣街,清时此街贾山人宅地池塘内荷花曾盛开并蒂莲两朵,人皆为祥瑞,遂修石牌坊一座,刻志其事”。《灌县城市建设志》(1985年版)记载:“‘瑞莲街’即清时的‘武圣街’,因街中贾家并蒂莲开,刻石志其事。”

  通过资料查证,方知当年同学奶奶所说的并不是“贾大善人”,而是“贾大山人”,即前清秀才贾思徽(1861年-1924年),字克卿,别号不山山人,光绪六年(1880年)考上秀才。他天性旷达,为人宽厚,尊师重教,满腹诗书,颇负才华,青城山、灵岩寺等本邑名胜风景地有很多他所题诗篇、楹联。关于“贾大山人”这个名号的来历,有资料说,是因其与世俗不合,本认为自己应是山居野处之人,但却居家城市,所以自号不山山人。但据已故的江明义先生记述,贾思徽有一池塘,内有假山,非常逼真,故称是山的主人,其号意“不是真山的山人”。笔者认为,这两种说法并不矛盾,用现在的话说,这位贾大山人是位很有性格的文化人。

  根据志书记载,以及石碑的材质、制式和风格,专家们初步断定此石碑来历:庚申年(1920年)3月,家住武圣街贾思徽家盆栽荷花反季节开放,且花开并蒂之事,邑人以为祥瑞,9月,禀请县知事、遂宁县人吴思璘改“武圣街”为“瑞莲街”,并刻石记其事的石碑。

  据史料记载,民国九年(1920年)灌县县知事共有3人,依次为吴思璘、阮甸韩、刁世杰。推测批准改街名“武圣街”为“瑞莲街”的县知事应为吴思璘,但当年9月刊碑时,却不知题词的县知事是哪一位。

  在2012年出版的《古城遗韵》一书中,有江明义先生所作的《瑞莲街:并蒂瑞莲祥百年》一文,记录了瑞莲街来历的一段传奇。大致内容为:1920年初春,前清秀才贾思徽的四合大院天井池塘中,突然开出两朵鲜红的并蒂莲,引得周围居民纷纷前来观赏,其中一位就是本土书画家张笏,他将并蒂莲画得细致入微。更有一位因病昏迷的陈婆婆在并蒂莲花开这天清醒过来。有人觉得季节不到就开了花,而且是百年难遇的大红并蒂莲花,是天降的祥瑞,建议在街中心立一牌坊。于是,众人携力在街的左侧撑起两层石碑,上刻张笏画的并蒂莲花,红漆大柱上挂联一副,右联“现两朵莲花世界”,左联“镌百篇锦绣文章”。

  那么,此次发现石碑上的并蒂莲是否就是张笏所画呢?1920年3月又何以反常地开出大红并蒂莲花?又是哪一位县知事题写了词作?又是一连串的未解之谜。

  为了进一步了解石碑的来龙去脉,笔者走访了几位自小生活在灌县古城的老人。据今年85岁的张德信老人讲,他自小就居住瑞莲街,与国学大师罗骏声(1873年—1950年)居住的四合大院相邻,小时候确实见过这块石碑,也知道“贾不山”家里发生的故事,但石碑究竟何时被拆除,他已记忆不清。今年75岁的宋道华老人回忆,他印象很深的是石碑两侧有一副对联,应该是一座小型的牌坊。至于拆除的时间,他估计是上世纪60年代,其原由可能是当时的市政建设所致。而今年77岁的曾德和老人讲,他小时亲眼见过瑞莲街有一个不大的池塘,内有假山,至于是不是贾思徽的池塘,就不得而知了。

  张德信老人告诉笔者,当时的瑞莲街并不十分繁华,临街的铺面有很多是作为居住之用,也有商铺售卖米、酒之类,他父亲是一名裁缝,年老后,也在瑞莲街做一些小生意。民国时的瑞莲街,住着爱写诗的前清秀才,人们都叫他“贾不山”。没隔多远,住着曾是郭沫若老师的国学大师罗骏声,张德信老人说他留着很长的胡子,实在有趣。

  经初步推测,两块石板后面的“建”“设”二字是后来石碑另作他用时刻上去的,但这两个字笔力雄健,应是当时的书法家所为。都江堰市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张通杰也认为这两个字水平很高,但暂时不能辨认出自何人之手。青年学者林赶秋提出了另一种观点,他认为石板是牌坊的构件,可能是一面刻大字一面刻碑记,而并非是另作他用时刻上去的。

  石碑背面何以有“建”“设”二字呢?是何人因何事所书?是否揭开了这个谜底就能知道石碑何以出现在翔凤桥社区?这又是一串难解之谜。

  一块石碑,牵出了悠远的瑞莲街故事,也引出了一串灌县古城的未解之谜。不管怎么说,两块石碑的发现,不仅让我们看到了志书所记载的实物,而且也了解到了100年前灌县(今都江堰市)发生的一段传奇,更为重要的是,它丰富了都江堰市街道历史文化底蕴,也从另一个侧面反映了都江堰市民较高的文物保护意识和热爱家乡历史文化的拳拳之心。

本文链接:http://tokocaca.com/huixing/545.html

上一篇:寻求PPP纠纷解决之道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