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单双四肖长期公开 > 蒋雅文 >

这鬼哭狼嚎的“傻女”是哪位?连陈慧娴都说“我输给他了!”(组

归档日期:06-27       文本归类:蒋雅文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南都讯 记者王击凡 实习生张洵 发自香港一首以鬼哭狼嚎般的哭腔翻唱陈慧娴的《傻女》,MV一周内就冲破百万点击率,超过香港歌手李逸朗(Don)自2002年出道以来所有歌曲的点击量总和。离开英皇后,李逸朗长期在内地拍剧,几乎已成“乐坛失踪人口”,没想到《傻女》却令沉寂多时的他意外爆红,商台网站说《傻女》是“年度之歌”,郑敬基说“没听过《傻女》就像没有活过一样”,陈慧娴说“我输给李逸朗了”……李逸朗风头一时无两,多家报纸杂志轮番追访,甚至有狗仔队跟拍他跑步、发呆!

  神奇的哭腔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接受,网友对《傻女》有赞有弹,李逸朗亦处之坦然。毕竟,在今时今日的香港乐坛,能有一首歌成为话题,已经足够令人感恩!日前,李逸朗展开新碟《F lyMe T oTheEarth》的宣传工作,接受南方都市报记者独家专访时,李逸朗谈到这些年来的得与失,感慨万千。2月16日(暂定),暌违舞台多时的李逸朗还将在中环B ack-stage开唱。

  李逸朗的《FlyM e T o T he Earth》目前已经派了三首派台歌,当中并没有《傻女》,这首Side-T rack并非唱片公司原定的派台作品。可以说,《傻女》的走红全赖网友自发性炒热话题,李逸朗也表示“一切纯属意外”:“《傻女》这件事代表了如今的网络趋势,完全跟商业、包装无关。我也有用传统的那一套去做宣传,第一Plug《十个女仔》其实也是星级阵容,有郭子健、韦启良、刘心悠一起合作,但关注的人也很少。没有想到网络把《傻女》这首Side-T rack推了出来,大家以一种‘骂’的姿势、用反对的声音,反而令更多人关注。其实说明了一件事,这真的是一个全民都可以参与的网络时代。”

  哭腔版《傻女》令李逸朗的精神状况遭受质疑,甚至有人叫他去看心理医生、找防止自杀协会求助,也有人骂他哗众取宠。对此,李逸朗的回应是:“从第一天无数人谩骂,到第二天开始有人支持,我都很用心地看每一个评论,谢谢大家去听,不管是赞是弹,只要大家听过,那就够了。有些乐迷写了很好的乐评,我很感动;但有些资深音乐人他们批评《傻女》说得眉飞色舞,为什么这么专业的人士,接受能力反而随年龄增长而变得狭窄了呢?”

  那么,到底为什么要用“呱呱叫”般的哭腔来颠覆经典呢?“就是表达一种情绪,女生失恋可以很悲伤地大哭一场,有一帮姐妹在身边。但男人失恋却是一件很独立的事,整天都会跟身边的朋友说‘我没事’、‘是我甩她的’,不过往往回到家里,才是最痛一刻,很多男人独自躲在角落时,才会歇斯底里地发泄情绪。反过来说,我不觉得这首歌有什么太特别的地方,外国很多人玩Rock、格局都会用到类似的形式,只是流行曲里比较少。可能大家只是习惯刷了牙再吃早餐,但我只是吃了早餐再刷牙而已,在我心里就是这么平凡的一件事,那我要怎么解释给你听呢?”

  至于原唱者陈慧娴,也大赞李逸朗翻唱的版本:“我输了!李逸朗唱的感情比我丰富那么多,很有娱乐性!”天后的回应,仿佛让李逸朗放下了一块心头大石:“慧娴真的很有大师风范,她很豁达、很了不起,还可以用‘我输咗啦’这么娱乐性的字眼来回应。慧娴怎么会输呢?她永远都是赢的,所有《傻女》令人感动的情怀,都来自于慧娴!她没有停留在别人觉得她最辉煌的年代,反而不断尝试新的东西。”

  越来越少人买实体唱片,大公司都纷纷开源节流,连天王天后也只能发EP,李逸朗却反其道而行之,自资6位数字推出大碟,实在勇气可嘉。李逸朗说,《FlyM e T oT he Earth》是一张言志之作:“在香港做唱片,很多时候要顺应大众的口味,在同一个框框内找惊喜:名牌靓衫、知名造型师、写真……但我只是单纯地希望,能做一张属于自己的音乐作品。毕竟不是富家子弟,所以6位数的制作费也存了很久,但我只是在做自己喜欢的事,就像有的人会6位数字来买衣服一样。以前唱片公司投资我的唱片时,其实他们压力很大;而我自资出这张碟时,我没有想过要多红、卖得多好,只是想把性格拿出来跟大家分享。”

  除了《傻女》,李逸朗还在新碟中翻唱《是不是这样的夜晚你才会这样的想起我》、《唯独你是不可取替》、《流非飞》、《梅兰梅兰我爱你》、《城里的月光》等老歌,记载他北漂五年多以来的思乡情怀。如果你从头到尾听完这张《F ly Me T o T heEarth》,便会发现《傻女》在其中恰如其分,整张碟的整体概念是那么的玩心大发!

  李逸朗称,不想再做泳儿、彭家丽、陈洁丽那一种“靓声天碟”般的翻唱碟:“我跟那种‘靓声’是完全扯不上边的!好多人都认为,翻唱歌一定要做成那种发烧碟、H i-Fi碟,但在我的角度,我反而希望为这些经典歌赋予一个新的情境,比如把一首甜蜜的情歌改编成苦涩的感觉。就像《傻女》,本来讲的是女生失恋,现在则变成了一个男人失恋。”

  凭《诱僧》、《男人四十》扬威金马奖、金像奖的资深电影配乐韦启良,除了在编曲上刻意加入了不少年轻人受落的新元素,还“牺牲色相”与李逸朗一起露臀拍摄唱片封面!在封套上赤身露体只戴帽、戴手套的李逸朗表示,很感激韦启良愿意陪他一起疯:“韦启良贵为最佳电影配乐得主,完全是拿他的名誉出来陪我‘较飞’!偏偏我身边就是有这样的一群朋友,从来不问我为什么,却无条件地支持我的想法。其实这个封面想讲的是一种生活态度,很多人穷得身上一分钱都没有,如果有人给他20块钱,他会立刻买条裤子来穿;但当我穷赤身露体时,如果有人给我20块,我反而会买些东西来装备自己,告诉大家我是有能力的,这是一种玩音乐的态度。”

  初到内地发展时,李逸朗遭受过不少冷眼,带着一大叠自己的简历到各个剧组派发,口袋里只有几十块,吃饭只敢吃几毛钱的饺子,甚至要长期寄居在朋友家的沙发……终于凭《张小五的春天》等热播剧集熬出头,回望过去,李逸朗很感谢这一段经历:“我的眼光开阔了,接受能力也高了,虽然这几年过得辛苦一点,但也是值得的。”国语说不好,他就每天去东北菜馆吃酸菜瘦肉锅,找老板娘练习普通话,“穷人有穷人学东西的方法,只要肯去尝试,任何人都可以是你的老师。从一开始老板娘完全不知道我在说什么,到后来她终于能猜到我说话的内容了!”

  拍摄《终结杉计划》时,李逸朗曾经游过一条“臭屎河”,事件被港媒大肆渲染,他却说得云淡风轻:“C hilam(张智霖)是男一,如果他游完生病了,可能后面很多戏都拍不成,所以C hilam用了替身来拍。我是男二号,如果男一、男二都用替身的话,这场戏基本上也不用拍了。当时害怕的其实不是脏,而是冷,横店只有几摄氏度!”

  李逸朗称,那条“臭屎河”在横店非常出名,河的两侧都有公厕,可能会有部分排泄物流到河中,当时他鼓起勇气才敢游过去,拍完这场戏后身上也非常臭,“不过,我始终觉得,有得跳‘臭屎河’,总比没得跳要好!我是一个年轻的香港演员,演技没有比别人好,离开英皇后,我已经没有了那个白马王子的偶像光环,我唯一可以做到的就是,拼尽我的能力!”

  李逸朗坦言,演绎《傻女》时会想到很多从前失恋的感觉:“唱的时候,脑海里出现一句话,‘世界上最远的距离,是你在我身边,但我们不能在一起。’很多时候都是这样的,在现实生活中,你和一个女孩子一见钟情、一见如故。但可能你只是刚刚出来社会工作,你连养自己都养不过来,错过了就是错过了。”不知道李逸朗在说的,可否是当年港姐女友叶翠翠?

  《傻女》在网上炒得最火时,正好是当年英皇的“Don &M andy”中的蒋雅文(M andy)宣布婚讯之日,更有传闻称,李逸朗在《傻女》中的哭腔,是因为M andy出嫁而哭!看来网友对这一Pair以合唱歌走红的情侣档入戏太深,李逸朗幽默回应称:“如果这都相信的话,那你们就真的是‘傻女’啦!”拆伙五年,M andy赴台发展,Don则回内地拍剧,但李逸朗仍会在网上关注对方动向。

本文链接:http://tokocaca.com/jiangyawen/4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