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单双四肖长期公开 > 李和曾 >

为春憔悴留春住

归档日期:05-27       文本归类:李和曾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少年时家住前门外,同一胡同里住着著名京剧演员高(庆奎)派老生李和曾先生,孩子们都叫他李大爷。那是“文革”后期,大家似乎都不忙,闲人特多。李先生在家养伤,也闲着。先是偶尔,后是常态,先是哼上两句后是唱上整段,街坊四邻近水楼台得戏听。有机灵的主儿把孩子带到李先生面前:“您看这小子够机灵的吧,您教他唱戏得了。”李先生满脸的严肃:“唱戏不容易呀,你要不舍出命来,学不了戏。”

  当时想不明白,学唱戏怎么还得玩命啊!以后年岁渐长,也多少了解了京剧的博大精深,宛若深潭。

  著名京剧艺术家余叔岩先生说过,京剧是一辈子也研究不完的艺术,就单说老生这一行当,每出戏都有不同,一出一个唱法,一个戏是一个身份,绝不能千篇一律。

  余叔岩先生给他的徒弟李少春“说戏”,说老生行当的名剧《定军山》。戏中有句唱:“……来……带过了爷的马能行”,唱完挥鞭上马。余先生问:上马应该是什么地方用劲儿,是手腕,是肘,还是头颈?这一条胳膊上一共有多少节骨头?如果不知道胳膊上一共有多少节骨头,如果不知道哪出戏哪个角色上马应该哪里的骨头用劲,那还唱什么戏呢?

  就这段说戏,一般人听来估计是会满头大汗,目瞪口呆。从这,能明白李和曾先生为什么说学戏要舍得出命了。或许这也是京剧艺术的魅力之一。

  京剧艺术要传承要振兴,绝非是件容易的事。有人传,有人接续,承上启下,京剧艺术才能长盛不衰,弘扬光大。

  近年来,梅葆玖、李世济、王金璐、李毓芳几位京剧艺术家相继辞世,是京剧界的很大损失,更让人感到京剧的传承工作迫在眉睫。可欣慰的是,看到一批青年人对京剧艺术从喜欢到酷爱,薪火相传后继有人。中国戏曲学院青年教师王梓丞先生自幼酷爱京剧艺术,15岁进入梨园行,2004年毕业于中国戏曲学院舞台美术设计专业。他结合十几年的舞台演出和教学经验,潜心编著了5万多字600多幅图片的京剧艺术专著《白蛇传艺术造型》一书,受他和人民邮电出版社编辑任文杰之托,我带着书稿拜见了92岁高龄的著名漫画大师、京剧艺术家李滨声老人。

  人们知道李滨声是著名漫画大师,但老人自己不喜欢这个头衔,“什么漫画大师,瞎扯。你要说我是京剧艺术家,我可以接受。我从小就爱往戏园子跑,酷爱京剧。当时那些名角戏开玩笑地叫我‘梨园小客’。”90岁的时候,这位梨园客还录了全本的《罗成》,留下了珍贵的艺术资料,在京剧界被传为美谈。看到这部书稿,老人很高兴,说京剧艺术的传承在做方方面面的工作,有年轻人这么执着于这门艺术,他感到很高兴。老人欣然应允为这本书题写书名,但要求书稿先留给他,他再斟酌一下。

  没想到,第二天,好友、诗人朱小平兄就打来电话,告诉我,滨声老人已经题写好了书名,还为这本书特意画了一张《白蛇传》内容的小画,和书稿一并寄到了他那里。小平兄的语气中充满了敬佩:“那三个人物画的,真是出神入化,绝了。”

  打电话向老人致谢,李老一再说不必客气。还说希望我们常去家里做客,他知道的与京剧有关的事情太多了,他要讲出来,希望我们能记下来,传播开去。我想,这也是一种传承的方式吧。

本文链接:http://tokocaca.com/lihezeng/1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