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单双四肖长期公开 > 李和曾 >

倪茂才的简介

归档日期:07-04       文本归类:李和曾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京剧(高庆奎)派老生演员。生于1965年2月,祖籍河北。中共党员,吉林省戏曲剧院院长兼戏曲剧院京剧团团长,国家一级演员。第四届中国戏曲研究生班班长。吉林省首批优秀专家,中国戏剧家协会会员,吉林省剧协理事,吉林省政协委员。2013年7月当选吉林省文联副主席 。 吉林省京剧院里,锣鼓齐鸣、戏声入耳。倪茂才正在排练他的汇演剧目《逍遥津》和《辕门斩子》。倪茂才是京剧高派的继承人,他高亢、嘹亮的声音征服了无数戏迷,可谓“一副嗓子走天下”。他代表高派参加此次汇报演出。他说:“这不仅是一次汇报演出,更是一次展示。”倪茂才是高派的继承人,但他却有一件特别苦恼的事:他一直没找到合适的弟子可以将高派发扬光大。高派的特点就是声音好,唱腔亮,倪茂才是京剧界嗓音极亮的极少数人之一。正是因为对声音的这一要求,倪茂才至今未收到合适的弟子。国家相关领导也为这事十分着急,甚至对倪茂才说:你去找吧,如果找到合适的,中国戏曲学院免费培养。可见力度之大。

  《笑骂郎中》是由原中国京剧院院长、著名剧作家吕瑞明根据王杰夫编写的《朱一贴传奇》改编的。该剧演的是,元代名医朱丹溪医术精湛,深受当地民众爱戴。一日,告老太医贾鸿恩喜庆寿诞,因草率诊病致使难产的农妇死亡。争吵间,朱丹溪前来拜寿,发现产妇尚有气息,不顾劝阻,用金针催生救活了产妇与婴儿,却因此招致伪善阴险的贾鸿恩嫉恨。翌日,朱丹溪与邻人搭救了因女儿被县令齐行健的外甥施望孙抢走而投河的妇女,恰巧施望孙突患怪病请他去医治,朱丹溪趁机开出了“奇方”,救出了被抢少女。事为贾鸿恩识破,县令齐行健大怒,以“庸医诈骗”罪名,将朱丹溪押入监牢。不久,齐行健因陈年淤血积胸的痼疾发作,无法医治,朱丹溪念及医生的天职,于是试用“恶治”之道,将齐胸中的淤血催吐出来,治好了齐的痼疾。不料齐行健为掩盖自己的过失,竟再次将朱丹溪关入狱中。公主患病,皇榜招贤,贾鸿恩深知元蒙皇后性情暴烈,遂与齐行健强行将朱丹溪送进宫,希望朱会因医不好公主被问罪斩首。朱丹溪进宫后宁愿违旨砍头,也不屈于皇规“悬丝搭脉”诊病。他几经波折,在医好了公主臀部的恶疮后,不受封赏,坚决回到江南为民众治病。贾鸿恩、齐行健也因罪行暴露,受到了惩处。

  著名高(庆奎)派老生、“五个一工程奖”获得者倪茂才在该剧中主演朱丹溪,他的嗓音高亢嘹亮,悦耳动听;表演既有豪迈的大家风范,又有不拘一格的潇洒活泼。倪茂才介绍说:“这出戏以老生为主,还有两个旦角。李学忠导演说,高派是这出戏的亮点,不突出高派唱腔突出什么呀?唱腔设计费玉明和崔岩便把高派的《逍遥津》等全用上了,而且是大段的(西皮)、(二黄)。2小时40分钟的戏,唱腔就占了近三分之二。”近世,我国京剧界有前后“四大须生”之说。前“四大须生”为余叔岩、言菊朋、高庆奎、马连良四位;后“四大须生”中仍有马连良,其他为谭富英、杨宝森、奚啸伯。前“四大须生”同师老一辈名宿谭鑫培;后“四大须生”多学自余叔岩。这些演员分别根据自身条件,又博学广纳,融会贯通,虽然同出一师,却创成“余”、“言”、“高”、“马”、新“谭”、“杨”、“奚”七个新流派。当今所说的“谭派”,多指的是谭富英先生创成的“谭派”,但是由于其为谭鑫培先生之孙,为与其祖父的“谭派”相区别,有时分别以“新”、“老”冠之。这七大须生流派中,高庆奎先生(一八九○—一九四二)创成的“高派”,是他学习贾丽川、谭鑫培二位之后,认为自己嗓音高亢,气力充沛,似乎学习前辈名宿刘鸿声(一八七五—一九二一)的唱法更合适,乃向刘先生学习,成为刘氏艺术的后继人。刘先生以《斩黄袍》、《辕门斩子》最负盛名,当时既有“满街争唱谭叫天”(谭鑫培)之说,也有“满街都唱‘孤王酒醉桃花宫’”(《斩黄袍》唱段)之势。高庆奎先生不仅这两出戏唱得酷似前辈,而且又以《逍遥津》享盛誉。由于其中一句“导板”:“父子们在宫中伤心落泪”的“泪”字可拖极长的腔,而且紧接着第二句“想起了朝中事好不伤悲”的“悲”字,“喷口”极为有力,似可振聋发聩,遂成为绝唱。近代京剧老生名家李和曾先生等几位,继承“高派”,也为众所公认。

  然而李和曾先生这一辈之后,“高派”后继人已寥寥无几。在北京能够听到的只有战友京剧团辛宝达、中国京剧院的李文林两位,而且唱得极少,可喜的是,前时吉林省京剧院来京演出的预告里,竟有《逍遥津》。主演者倪茂才,也是李和曾先生的高徒,年龄仅三十八岁。更可喜的是,这位倪茂才,继“李”学“高”,同样嗓音宽亮,高亢,气力充沛。尤其是没有学师辈夸大自身特点的弊病,唱得字正腔圆,十分规矩。拉长腔的“泪”字和“喷口”的“悲”字,拖出应有的拍节,使出“喷口”应有的力度,却不过分,没有哗众取宠之嫌。整整一折戏里,从唱腔到念白、身段,能表达出汉献帝这一人物既惧怕曹操的威逼与狠毒,心惊胆战,又难抑制满腔悲愤的双重感情,达到引人共鸣、令人同情、感人落泪的效果。许多观众交口称道他:不愧是一位艺术上相当成熟,并且大有前途的“高派”继承人。 高派名剧《孙安动本》是上世纪50年代由中国京剧院根据同名柳子戏改编的,故事讲的是明朝万历年间,太师张从横行朝纲,私吞赈粮。曹州知府孙安多次上本参奏,均被张从截扣。为了钳制孙安,张从设计釜底抽薪,保举孙安晋京任职。孙安奉旨赴任,连动三本弹劾张从,未被获准反遭杖责,赶出朝堂。孙安不屈,再修本章,并绑妻儿抬棺死谏。定国公徐龙持先帝御赐的黑虎锤,责昏君、打张从,救下孙安,以锤相送,望其为朝廷拨乱反正。

  倪茂才说:孙安是一个宁可玉碎不为瓦全的清官形象,但是放在今天来看这个人物多少显得不太尽情理。他在研究生班学习期间,由很多老师组成了专家组对这个本子进行了重新整理。由刘东咏老师执笔,张关正、贯涌、续正泰老师参加,对这个本子进行了三次讨论。应该很快就能立在舞台上了。”倪茂才计划,借《孙安动本》角逐梅花奖。 《逍遥津》、《辕门斩子》、《孙安动本》、《桃花宫》、《除三害》、《四郎探母》、《碰碑》、《哭秦庭》、《胭粉计》、《大、探、二》、《朱仙镇》以及汪派名剧《马前泼水》等。 现代戏《高高的炼塔》《红灯记》《沙家浜》《智取威虎山》。

本文链接:http://tokocaca.com/lihezeng/5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