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单双四肖长期公开 > 李和曾 >

梁斌与黄胄brbr

归档日期:07-25       文本归类:李和曾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今年的正月,原中国作协党组书记,著名作家马烽老师在太原逝世了。他的治丧委员会给我寄来了书面的讣告,但是由于我最初给马老师留的地址是十多年前的旧地址,所以当我看到讣告函时,已经是马烽老师遗体告别仪式后的第三天了。我的心里很难过,便随手写一篇回忆短文寄给了《河北文艺界》杂志。此后的一段时日中,我又想起很多我的被访人不也都作古了吗?其中有热情为我撰写的文集《当代中国人》题写书名的冯牧(原中国作协副主席),还有积极指导我创作《中国名人百家藏头联集》画册的著名国画家亚明。另外,也让我记起了沈阳的老作家方冰,广州的老作家欧阳山,北京的著名画家何海霞、尹瘦石、周怀民、郭传璋和著名戏剧表演艺术家李和曾、赵丽蓉、李鸣盛等等。可在动笔之际,我却决定先给著名作家梁斌(原河北省文联主席)和他的堂弟黄胄(著名中国画家)写个忆文,算是给两位作古恩师的一朵缅怀悼念的心花。

  1989年的冬天,我第一次到天津黄家花园一幢旧式的小楼里拜会了以《红旗谱》、《播火记》、《烽烟图》等小说集而享誉中国文坛的老作家梁斌。在他不大的书房、画室兼客厅的多功能房间里,我们东一榔头西一棒锤地谈了一个上午。当时,我还是个刚刚开始写《当代中国人》文集一年多的小伙子,文章不过是大龄学生的习作而已。

  在那次谈话中,梁斌老师不但怀着沉痛的心情向我讲述了1931年夏天和1932年夏天的保定第二师范两次学潮的过程及全国解放后在保定二师旧址建立纪念石碑的旧事。也谈到1934年在济南军阀韩复榘官办的山东戏剧中学唱京剧花脸的趣事。他告诉我:崔嵬、秦红云、蓝苹()等是比他和赵荣琛、郑继生、郎定一等人早两届的同学。当他入学的时候,崔嵬、秦红云、蓝苹()已经毕业离校了。我们还谈到了:1961年,因为梁斌老师要为他创作的小说画插图,经过当时北京和平画店经理许麟庐(著名画家)介绍后与堂弟黄胄相认的乐事。当时梁斌老师操着保定乡音说:“要不是我坚持请黄胄画插图,俺们哥儿俩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论兄弟呢?”在我要告别的时候,梁斌老师特意为我精心书写了一幅隶书体的《枫桥夜泊》。当他拿出刻着“平地一声雷”的闲章押在书作上之后,我还顺手拿起看了一下。原来,这方印章是已故金石巨匠邓散木先生特意采用梁老师的小说《红旗谱》开篇第一句话中的“平地一声雷”为印文而精刻的闲章。

  1990年春天,我在石家庄经画家全祝明(原河北省美协副主席)的书信介绍,到北京北太平庄家中与黄胄老师会面。我当时先向黄胄老师出示了全祝明的介绍信,随后又把特意为他篆刻的名章献上,请求指教。黄胄老师当时正忙着商量建炎黄艺术馆的事儿,很忙。他认真看过名章后问我:“这个‘胄’字是什么写法?不会错吧?”我马上笑着说:“黄胄老师,我回去查一下,再给您话儿好吗?”黄胄老师严肃地对我说:“一定要认真,不能有半点儿马虎呀!”时隔一天,我又带着《说文解字》1962年中华书局影印版第157页的复印件二拜黄胄老师。老人家仔细看了那页复印件上关于“胄”字司马法的注释后拍了一下我的肩膀说:“廊坊属河北,我老家是保定,咱们都是河北人呐!如果咱们家的年轻人都像你这么认真该多好哇。……这样吧,最近因盖房子(指炎黄艺术馆)的事比较忙,等房子建好后,我一定好好给你画一幅画。”当黄胄老师问我印章带来了没有时,我急忙在提包里找。可一想,因对证查“胄”字的出处时把印章放在家里的写字台上。这一下,我急了一头汗,无奈地向黄胄老师道歉说:“真对不起您,我把那名章放在写字台上,忘带来了。”黄胄老师看我着急的样子,笑着安慰我说:“你别急!下次来的时候带来就行了。”

  1993年春,我带着刚刚出版的《当代中国人》第一卷文集到天津回访梁斌老师。年近八十岁的老作家非常高兴。他看了我写的文字后说:“你写的文字不多,可说的事儿不少,要是再细一点儿就更好了。”我接受了老师的真情指导,但很难达到老师要求的水平。那次我们师生就文论文地谈了一些文学动态等问题。梁老师不赞成在小说作品中过分地描写性生活,他告诉我说:“细写性生活,就是好作品吗?我不那么看。我觉得,研究性功能是医学机构的事儿,考证DNA是遗传工程的事儿。文学创作还是应该侧重在笔触`当代或历史回顾两方面。”那次我还请梁斌老师为我的《当代中国人》第二卷文集写了“继承民族传统,弘扬民族文化”的扉页题字。随后,梁老师又建议我给黄胄老师也写一篇文并挥毫向黄胄介绍我这个入世未深的年轻人。

  当年我从天津回家后,因为杂乱的生活琐事把梁老师写给黄胄的信和题字放忘了地方。在我的《当代中国人》第二卷文集出版时,题字又赶着请已故著名书法家韩绍玉为文集题写的。直到前年,我在整理文件时,又惊喜的找到了梁老师的扉页题字和他写给黄胄老师的信。我决定把他的题字用在了《当代中国人》文集第四卷的扉页上,可那封梁斌老师写给黄胄的信则因写信人和收信人都已逝世而无法处理。

本文链接:http://tokocaca.com/lihezeng/6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