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单双四肖长期公开 > 李和曾 >

蕭克與保衛石家庄的兩出“空城計”

归档日期:05-05       文本归类:李和曾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1947年11月6日至12日,晉察冀野戰軍攻克雄踞於平漢、正太與石德鐵路交匯的戰略重鎮石家庄市。

  石家庄解放后,發展十分迅速,成為當時華北的政治和經濟中心。工商、交通運輸、文化教育等的恢復和發展,有力地支援著華北解放區。這裡還集中了很多物資,是我軍在華北進行革命戰爭的兵站基地。

  在人民解放軍轉入戰略進攻后不久,毛澤東、周恩來、任弼時等率中共中央機關和人民解放軍總部,由陝北東渡黃河,經晉西北到達晉察冀解放區,與劉少奇、朱德等會合。1948年4月13日,毛澤東、周恩來、任弼時等來到晉察冀軍區駐地城南庄。

  5月上旬,中共中央在城南庄召開了書記處擴大會議。根據當時形勢的發展,中央決定將晉冀魯豫和晉察冀兩解放區合並為華北解放區,同時成立相應的黨政軍機構。5月9日,中央公布了各機構及其領導人的任命。晉冀魯豫和晉察冀兩中央局合並為華北中央局,劉少奇兼任第一書記、為第二書記、聶榮臻為第三書記,蕭克等17人為委員﹔晉冀魯豫和晉察冀兩軍區合並為華北軍區,聶榮臻為司令員,為政委,、滕代遠和蕭克為副司令員,晉冀魯豫及晉察冀兩邊區政府在華北人民代表會議未召開前,暫成立華北聯合行政委員會,董必武為主席,黃敬、楊秀峰為副主席,宋劭文為秘書長。這時,黨中央已搬到距石家庄西北約70公裡的西柏坡。

  在我軍接連取得勝利后,蔣介石為了挽回華北敗局,於1947年11月底親往北平,處心積慮要把石家庄從人民的手中奪回去,並揚言奪不回去,也要把它炸平。當時,華北的許多城市和交通要道還為敵人所盤踞,石家庄周邊有些殘敵與地方反動武裝相互勾結,不斷騷擾新生的石家庄,且國民黨傅作義、閻錫山幾十萬大軍一直虎視眈眈,對石家庄構成嚴重威脅。

  1948年4月底,華北軍區得到從北平送來的可靠情報,稱傅作義乘華北野戰軍正在進行晉中戰役和察綏戰役,石家庄空虛之機,把4個步兵師和1個騎兵師偷運到保定隱蔽起來,然后分乘汽車、裝甲車和坦克車,欲用快速加突然的閃電戰術,偷襲石家庄,進而搗毀中共中央機關。山西的閻錫山也派出1個師約萬余人,准備從壽陽取道盂縣向石家庄突襲,策應傅作義部的正面進攻。敵人想倚仗機械化的優勢,突然從東西兩面夾攻,一舉奪取石家庄。

  當時,石家庄的部隊除了警備司令部不多的兵力和正在組建中的補訓兵團的一個新兵補充旅之外,幾乎沒有戰斗部隊。野戰部隊全在數百公裡之外。距石家庄最近的冀中軍區隻有一個步兵旅三四千人可供調遣,最快也得三四天才能趕到,還有遠在山西應縣一帶的第六縱隊,距離很遠,要趕回石家庄作戰,“遠水難救近火”。當時的石家庄,就是座沒有大部隊守衛的空城!

  在這種形勢下,中央局和軍區聯席會議決定由蕭克去指揮保衛石家庄的戰斗。在會上,他感到事發緊急,隻能由自己去臨機處置了,但還是提了兩點建議:一、立即令冀中軍區一個旅和在山西的第六縱隊,晝夜兼程,趕往石家庄,下令沿途地方武裝和民兵阻滯敵人﹔二、在戰區范圍內,黨政軍民都歸他統一領導。會后,蕭克馬上趕到毛澤東住處,一是向毛澤東匯報,二是向毛澤東辭行。

  蕭克回答說:“有。石家庄是華北解放區的經濟、政治、文化中心,是大城市,若丟在我的手裡,不好向黨交代。”

  “不能這麼想。”毛澤東稍停了一下后說:“石家庄是我們從敵人手裡拿過來的,如果丟了,再從敵人手裡拿回來就是了。”

  蕭克一行到達石家庄后,立即召開保衛石家庄戰斗的會議。他說:“這次守城,我也沒有什麼良策。大家知道,我們的先人曾經演過空城計,不管是真是假,諸葛亮成功了。我們今天也要演一出空城計,就是動員大家把重要的物資和設備搬出去,把石家庄先變成一座空城。”

  會后,蕭克又來到補訓兵團司令部,向曾涌泉、葉楚屏等同志宣布任務說:“保衛石家庄這個戰役,我要以你們的司令部兼我的司令部。”他要參謀人員迅速溝通與有關方面的聯絡,隨時掌握和報告阻擊遲滯敵人的情況及主力部隊的所在位置,督促沿途各區縣的民兵和地方武裝按時到達指定地點。

  與此同時,物資疏散的准備工作也開始了。蕭克把當時石家庄市及各機關單位的物資按戰爭時期的使用價值分成五等,並限5天之內搬完。第一天搬第一等的物資,第二天搬第二等的物資,然后是第三、四、五等的物資。

  第二天,石家庄就開始喧鬧起來。大街小巷隻見人們開著汽車,趕著大車,推著小車,裝載著各種物資,緊張而有秩序地運往各個方向。

  市民們見狀,有些驚慌。於是市內謠言四起:“共產黨要撤了。”“傅作義到了滹沱河了。”“國軍就要進城了。”

  警備隊和市政府的宣傳隊很快深入群眾,做宣傳解釋工作。接著,由正定、無極派來的老區工作隊,也相繼進入石家庄,強大的思想工作緊緊配合著軍事行動。看到有些人仍舊惶恐不安,蕭克決定馬上去向市民作宣傳。

  首先,他和市長柯慶施在晚飯后緩步走上石家庄街頭,悠閑地散步。人們看見軍區副司令和市長並排在大街上行走,還不時地同過路的行人打招呼,許多人便竊竊私語:“看來沒啥問題,首長們還在呢!”那時石家庄剛解放不久,敵特活動還比較頻繁、猖獗,有些做保衛工作的同志曾一再勸阻蕭克和其他領導不要輕易走上街頭,認為太危險了。蕭克告訴他們,為了安定人心,必須這樣。隨后,蕭克、柯慶施等安排市內的廣播喇叭不斷播報敵情:“市民同志們,下面通報敵情,請注意收聽。敵傅作義部現進至唐河,被我民兵遲滯阻擊,進展緩慢……”

  在蕭克指揮下,正面阻敵的民兵和地方武裝步步抗擊,使傅作義的部隊每前進一步都很艱難。冀中部隊按時趕到了,立即部署在正面迎敵,守城的指戰員們士氣更加高漲。北面,文年生、向仲華率領第六縱隊日夜兼程南下,5月8日進到盂縣縣城附近。與此同時,呂梁軍區和太岳軍區的部隊也相繼北上,箝制太谷地區的敵人,准備配合第六縱隊殲滅閻錫山部的暫編第四十九師。5月9日,第六縱隊發現閻錫山部分路進到盂縣西南並繼續向盂縣縣城推進。他們請求打還是不打。蕭克立即復電:“敵人送來的運動戰,立即迎擊。”第六縱隊得令,乘敵人分兵冒進之機,迂回穿插。將敵分割包圍后,發起攻擊,一舉全殲閻錫山的第四十九師,活捉敵中將師長張翼,並相機進至壽陽城。

  傅作義得知閻錫山的策應部隊第四十九師被殲,自己的部隊又沿途被阻擊,進展緩慢,於是作出石家庄已有准備的判斷,悄悄地縮回去了。

  1948年10月,華北軍區野戰軍第二、第三兩兵團為配合東北作戰,抑留傅作義部於華北,以便繼續在察綏地區打擊敵人。兩兵團在平綏路東西兩線互相呼應,頻頻取得勝利,使敵處於被動挨打的境地。傅作義為配合東北蔣軍行動,緩和北線壓力,企圖再次偷襲石家庄,威脅中共中央和華北領導機關的安全,迫使我抽兵回援。

  10月下旬,傅作義以鄭挺鋒第四十九軍、新編騎兵第四師及騎兵第十二旅等部為先頭,並配屬爆破隊及汽車500輛,攜帶大量炸藥,從琢縣向保定集結,接著又將第三十五軍、第十六軍、第九十二軍的3個師調到平漢線策應。敵人企圖憑借機械化部隊和輕騎兵的快速行動,突然襲佔石家庄,把該市的工業、交通徹底損毀。盡管當時沿線鐵路、公路均被我破壞,但敵人的機械化部隊和騎兵沿著鄉村土路仍能迅速向前推進。

  中央軍委和華北軍區得知這一情況后,決定一面以冀中第七縱隊並指揮地方武裝節節抗擊,動員20余萬民兵埋雷破路,阻擊敵人﹔一面調第二兵團兼程南下,預定在定縣以北地區殲滅進犯的敵人﹔一面令東北野戰軍第十三兵團迅速入關。

  受命后,蕭克連夜趕赴石家庄,不顧一路上鞍馬勞累,立即與市裡的黨政軍領導一起,分析了敵我形勢,制定了總的作戰任務。蕭克指出,要盡一切努力阻敵進入石家庄,以爭取時間並等待主力到達后,配合主力殲滅敵人以保衛石家庄。同時,組成石家庄市備戰指揮部,分設經濟、宣傳、戰爭動員、武裝治安等各部,市區各機關團體統一調遣,統一行動,全市軍政人員和人民一道投入戰斗。

  接著,同上一次一樣,他們仍然把物資分成五等,逐次疏散。在疏散期間,狠抓社會治安工作,清除內部的敵特分子,有力打擊那些散布謠言、哄抬物價等不法行為者。因有上次的經驗,這次的行動,比較順利。

  用群眾演出迷惑敵人。當時,到兼政委的一兵團任政治部主任,途經石家庄。為給送行,市政府秘書長李公使,特意把從冀南來的京劇名演員李和曾請來助興,巧逢那天晚上蕭克忙裡偷閑,參加了這一活動。大家都盡興欣賞了李和曾的高亢清唱。最后,蕭克提議,請李和曾來段諸葛亮的《空城計》。大家觸景生情,在的帶頭之下,編湊出四段名為《石家庄空城計》的新唱段:我正在石家庄城頭觀風景,忽聽得北平保定亂紛紛。舉目朝北來觀察,原來是蔣傅發出偷襲兵﹔你來,來,來,這裡滹沱河水美得很,既沒有高牆也沒有埋伏兵。你來,來,來,歡迎傅將軍和蔣先生……

  新聞戰線積極呼應,以輿論為武器打擊、迷惑敵人。1948年10月27日,正當敵人調動集結之際,新華社發表了一條消息,報道華北各首長號召保定、石家庄沿線人民准備迎擊蔣傅軍進擾。消息說:“此間黨政軍各首長已向保石線及其兩側各縣發出命令,限於三日內動員一切民兵及地方武裝,准備好一切可用的武器,以利作戰,尤其注重打騎兵的方法。”這則公開發布的消息中還把敵人的兵力部署、企圖及行動日期和盤托出,明確指出:“隻要大家事先有充分准備,就有辦法避開其破壞,誘敵深入,聚而殲之。”10月31日,當從平綏線南進的我軍第二兵團,以三晝夜急行軍200余公裡的速度,於30日突然出現在完縣、唐縣地區,使敵人為之一震后,新華社又發表了一篇題為《評蔣傅軍夢想偷襲石家庄》的述評。述評在分析了傅作義偷襲石家庄的背景內幕及其兵力部署,指出其必然歸宿之后說:“從這幾天的情報看來,這位鄭將軍似乎感覺有些什麼不妥之處,叫北平派援軍,又是兩家合股,傅作義派的是第三十五軍,蔣介石派的是第十六軍,正經涿縣南下,這裡發生一個問題:究竟他們要不要北平?現在北平是這樣的空虛,隻有一個青年軍二○八師在那裡,通州也空了,平綏東段也隻稀稀拉拉的幾個兵了。總之,整個蔣介石的北方戰線,整個傅作義系統,大概隻有幾個月,就要完蛋了,他們卻還在那裡做石家庄的夢。”這篇新華社述評,很快傳到了蔣介石的四十九軍軍長鄭挺鋒那裡,同時也傳到傅作義那裡。

  空城計再見奇效,傅作義再次中招。次日,傅作義堅定了放棄偷襲石家庄計劃的決心,趕忙收兵回營了。

本文链接:http://tokocaca.com/lihezeng/67.html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傅学斌:小脸谱大戏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