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单双四肖长期公开 > 李和曾 >

忆李和曾人品艺德二三事

归档日期:05-05       文本归类:李和曾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李和曾同志(1921-2001)是硕果仅存的京剧高派嫡传表演艺术家,我研究高派创始人高庆奎表演艺术的《兼融众妙创高派》,在《中国京剧》1998年第五期发表后, 同年第三期《老年文化》也发表了短文《毛主席对李和曾的戏情有独钟》。其实那时我已着手撰写他富于创新的演剧生涯《继承精萃为革新》了。因为早年的剧评家陈墨香说过:继承高派艺术的难度较大,一个学不到佳处便有流弊.而在我看来,原因有三:首先是艺德修为要求高,高先生所谓演戏三不争的原则,即:不争主角配角;不争戏码先后;不争戏份多少。在功利主义风行的现当代,敢于效法者恐也寥寥无几。但据和曾同志统计,在京剧和其他剧种的青年演员中,他教导过13位高徒,但愿他们都能珍惜恩师传道授业的辛劳,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才好。其次是学高派没有好嗓子不行,达不到唱做俱佳、声情并茂,也很难学好。其三是没有随时代变迁的革新精神,而只会亦步亦趋于前辈形成的模式,作流派腔调、招式的形式摹仿也不行。因此,研究和曾同志的演剧生涯,实质上就是希望能为京剧后学树立楷范,为继承发展京剧艺术略尽绵力。不料此文至今尚未发表,和曾同志却在今年元月19日永远离开了我们,从而使我感到难以言状的遗憾。于此仅就有限的篇幅,追忆和曾同志的人品艺德以志缅怀。

  和曾同志对高先生演戏三不争的艺德修为不仅认真予以继承,而且在新的历史条件下颇多发扬光大。如中国京剧院与北京京剧团为国庆十周年献礼联合排演《赤壁之战》时,和曾同志谦让不争的精神表现得尤为突出。当时以阿甲为首的导演团, 对角色分配采取了民主协商的办法。会上马连良首先发言说:照例我演《借东风》是前部鲁肃、后部孔明。但是在上海与周信芳合作,我演全部孔明到底,信芳演前部鲁肃、后部关羽。这次两个团合作演出,我就援例孔明到底。鲁肃一角请富英或少春担任。根据这个提议,李少春对鲁肃一角, 不但谦让于谭富英,同时还推荐了李和曾。而和曾同志则谦让谭、李,自己却情愿担任刘备或张昭。谭富英分析了剧本增添刘备这个人物的重要性说:刘备的戏虽然不多,却关系到三国鼎立的一个重要方面。我想在这个戏里, 创造一个新的刘备形象。张昭这个人物, 也需要重新塑造,似以高派为宜。和曾应声笑答:那就是我的张昭了。少春也笑着说:您三位这样谦让,各自认了自己的角色,虚席以待的鲁肃, 我只得义不容辞了。但是我也希望演一演这个新的刘备,学一学谭先生的楷模。我们在排练时都排练,将来可以调换着演……大家都赞成这个意见,就议定了马连良演孔明,李和曾演张昭,谭富英、李少春轮流换演鲁肃、刘备。其他角色两团都取上选,袁世海演曹操,叶盛兰演周瑜,裘盛戎演黄盖,景荣庆演孙权,苏维明演太史慈…… 真是群英毕至,蔚为大观了。这次历史性的联合演出,不仅对京剧艺术的推陈出新堪称成功的典范,而且表演艺术家们谦让不争的精神也将永垂青史。据我所知,和曾同志在二团为青年演员当配角的戏也很多,如曲素英主演的《武则天》,单体明主演的《南方来信》,和曾同志都分别为她们配演唐高宗李治和越南南方地下党负责人四大伯;此外,他还为江新蓉、高玉倩主演的《生死牌》,配演衡阳县令黄伯贤。类此种种有目共睹,于此无须赘举。

  我与和曾同志相识相知已有46年了,按理说无论从哪方面看,我们之间的差距都相当悬殊。以年岁相较他长我12岁,生于壬戌年正月十五日,我生于甲戌年八月十五日,凑巧都是风和月朗的佳节,同一个属相;就艺术事业上看,他早已是着名京剧表演艺术家和院团领导了,而我不过是刚出艺术院校大门的京剧外行。是什么力量使我们互相关心,默契合作达数十年之久?细细想来,真正使我敬佩的正是他平易近人,淡泊名利,刚直不阿,实事求是的性格。他与人交往有始有终,绝不因为风云多变的运动,损害或抛弃值得信赖的朋友。这也许就是从早年中华戏校的师友,到后来二团接纳的学员中,都能找到他忘年交的根本原因,而我不过是其中之一罢了。

  在我们这几十年的交往中,最使我难忘的莫过于此:由于1957年人所共知的原因,阴错阳差我被落籍于另册.尽管三年后已有权威机构的免冠仪式,但在实际上我的一举一动仍在无形的控制中。因此, 在艺术室和四个剧团里,我只有为人作嫁的份儿,很少有从事创作的权利。唯独以和曾同志为党支部书记兼团长的二团,让我为他们的新戏《武则天》、《南方来信》、《春到喀隆湾》等剧作舞美设计,并参与《南方来信》在人民大会堂的外事演出,接待越南副外长阮维祯。其间,自然也不乏革命警示:别犯用人不当的政治错误。尤其堂堂《戏剧报》的主动约稿,竟因这种警示自毁前约,而以稿挤为由见退。但和曾同志并未因此动摇执行党中央、国务院有关政策的决心,在二团受命参加庆祝西藏自治区成立,即将进藏演出时,为创作反映民主改革的新戏《春到喀隆湾》,又选定了主创人员祁野耘(编剧)、邹功甫(导演)和我(舞美)随团进藏深入生活,收集素材充实创作。不料此举更强烈地触动了某些人富于想象的神经,而大造政治舆论,甚至要求党委出面进行干预。但和曾同志明确表示:进藏人员都经过二团党支部研究决定,谁去谁不去我们都负全责。不幸的是在文革中,此举竟成了批斗和曾同志的罪状之一,为此他也多吃了不少苦头。好在1979年全院的平反昭雪比较彻底,不然我将因此内疚终生。

  建国五十年来,李和曾同志的演出活动,也体现了他把困难留给自己,把方便让给别人的精神。人民共和国开国大典之后,解放的战火硝烟尚未散尽,和曾同志便接受了慰问西北、西南边陲军民的艰巨任务。饱受乘旧卡车长途跋涉的艰辛,破车抛锚,残匪骚扰也在所难免。他也曾深入抗美援朝前线,在武装到牙齿的帝国主义狂轰滥炸间隙中,慰问最可爱的人。

本文链接:http://tokocaca.com/lihezeng/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