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单双四肖长期公开 > 李和曾 >

“进京赶考”前西柏坡开的最后一个会

归档日期:05-05       文本归类:李和曾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1949年3月5-13日,西柏坡春意盎然,中共七届二中全会胜利召开。这是中国在历史转折关头召开的一次重要会议,也是“进京赶考”前在最后一个农村指挥所召开的中央全会。会议紧紧围绕“如何建设新中国,建设一个什么样的新中国”,描绘了新中国的宏伟蓝图。

  1949年春,中国领导中国人民取得了前所未有的胜利。党的工作重心由乡村转移到城市已迫在眉睫。由此,召开七届二中全会正式提上日程。

  1月31日,北平和平解放。中共中央开始了对七届二中全会与会人员的安排工作。

  中共中央自从发出通知后,又多次根据时局变化和具体工作,对参会人员进行了调整,“罗荣桓、、彭真、、黄克诚五同志不参加七届二中全会,留在原地主持工作”。

  七届二中全会的会议室白灰砸顶,土坯垒就,面积约112平方米,会址位于西柏坡中共中央大院的西北角。这是中央机关工作人员来后自己动手盖的机关大食堂,因为开会需要大屋子,就临时布置成会场。

  中央办公厅对于这次重要会议的气氛营造下了功夫。后来接受采访时曾讲道:“会场挂像也是几经调换。最初工作人员在会场上悬挂的是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和朱德、的画像,3月5日那天,一进会场便提出批评:开会不要挂我们的像,这样不好,应该挂马、恩、列、斯的照片。于是,第二天就挂了四位国际伟人的像。可大家议论纷纷,你一言,我一语,说法不一,说中国的会议应该挂自己领导人的照片,于是才将和朱德的像挂上。”

  为保证会议安全,二中全会会场的防空阵地设在东柏坡附近的山头上,西柏坡四面山坡上布置了高射炮。

  1949年3月5日下午3时30分,中国第七届中央委员会第二次全体会议在西柏坡胜利开幕。作了报告。这个报告为中华人民共和国设计了宏伟蓝图。报告说明了在全国胜利的局面下,党的工作重心必须由乡村转移到城市;规定了党在全国胜利以后在政治、经济、外交等方面应当采取的基本政策;指出了中国由新民主主义社会转变为社会主义社会的发展方向等。这个报告是实现党的各方面工作转变的总枢纽。

  3月13日晚,七届二中全会胜利闭幕。大会批准了由中国发起的关于召开新的政治协商会议及成立民主联合政府的建议,批准了《关于时局的声明》中以八项条件作为与南京国民政府进行和平谈判基础的声明,还通过了《关于军旗的决议》,并根据提议,通过了六条规定:一不做寿;二不送礼;三少敬酒;四少拍掌;五不以人名作地名;六不要把中国同志同马恩列斯平列。

  借着这次七届二中全会,久未见面的老战友们重逢了,大家精神振奋,闲暇时间都要坐在一起,聊聊当前的大形势。

  此时,看到一起奋战了几十年的战友们,心里十分高兴。在会议之余,他频频会见各解放区和各战场上来的同志,一边了解各地情况,一边根据形势需要部署新的任务。据王稼祥回忆,七届二中全会期间,他受到邀请,专门对定都问题进行了探讨。直接问他首都定在哪里最为合适。王稼祥思考片刻,从当时国际政治格局和国家安全战略上考虑,说:我认为,北平离社会主义苏联和蒙古人民共和国近些,国界长但无战争之忧;而南京虽虎踞龙盘,地理险要,但离港、澳、台近些;西安又似乎偏西了一点。所以,我认为北平是最合适的地方。听完,当即表示同意他的意见。在随后的会见中,又就王稼祥工作安排征求了他的意见,决定让他出任中华人民共和国首任驻苏联大使。

  王震也在到西柏坡的当天就去拜见了。他首先将自己所率领的部队在西北作战的情况作了汇报,随后把一份请缨率领部队到新疆工作的书面报告呈递了上去。当天晚上,走进王震住所,对他的请求表示了赞同,并在七届二中全会上称赞了王震的全局观。

  七届二中全会结束的次日,为迎接即将成立的新中国,中央专门召集了安排人事的座谈会,研究华东、山东、浙江、上海、东北等地的干部配备问题。会上决定:中共中央华东局由任、饶漱石任第二书记、陈毅任第三书记;中共上海市委由饶漱石任书记,陈毅任市长;任南京市长兼市委书记;山东分局改为省委,由康生、张云逸等负责;浙江省委由谭震林、谭启龙负责;铁路部门党委书记由滕代远担任;高岗为东北局书记兼东北行政委员会主席与军区司令员兼政委,李富春为副书记兼东北行政委员会副主席。

  七届二中全会期间,除了紧张的工作之外,会务组还为与会人员安排了丰富的业余生活。

  当时西柏坡的生活条件虽然有限,但为了丰富大家的生活,还是安排了放电影、演京剧等娱乐节目。据日记记载:“3月5日,夜放电影苏联片《胜利国家的一日》、《东北民主》第九集;3月6日,晚放苏联电影《苏维埃乌克兰》及一部制片厂的《热血》;3月8日,夜看电影,看庆祝三八节的平剧;3月9日,夜看苏联片《边疆的孩子》和《宣誓》;3月10日,夜看电影苏联片《宁死不屈》;3月13日,晚8点半七届二中全会结束,饭后看平剧,唐佩文演《拷红》。”

  日记中所提到的平剧,即京剧。前来慰问演出的是华北京剧团,团长是李和曾,副团长是阿甲。

  据阎长林(曾在毛主席身边任警卫排长、卫士长)回忆,七届二中全会期间,戏是晚上7点半开演。毛主席执意要步行半小时,到距西柏坡3里多路的东柏坡看戏。一进大礼堂,见人都坐满了,除了原有的长条椅子外,还增加了许多小凳子,明亮的电灯照着一张张笑脸。边走边说:“这个礼堂比杨家岭的礼堂还好啊,杨家岭礼堂就没有电灯,这里的电灯这么亮。”

  当晚演出的是《坐楼杀惜》《王佐断臂》和《失空斩》,李和曾扮演诸葛亮等角色。在延安的时候,曾经看过这些戏,对戏的内容非常熟悉。演出期间,不断以掌击膝,嘴里也哼着唱词。

  第二天,吃了晚饭后照样散步去看戏,说走路能锻炼身体,看戏又能休息脑筋,一举两得。路上人很多,有的青年走得很快,经过主席身边时打个招呼,又匆匆走去。在紧张的议程和丰富的业余生活中,大家觉得时间过得很快,几天的会议很快就结束了。     史进平(据《纵横》)

本文链接:http://tokocaca.com/lihezeng/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