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单双四肖长期公开 > 李玮 >

中泰证券董事长李玮:呼吁取消客户交易结算资金第三方存管允许券

归档日期:07-22       文本归类:李玮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原标题:中泰证券董事长李玮:呼吁取消客户交易结算资金第三方存管,允许券商接受客户全权委托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中泰证券董事长李玮就尽快修订《证券法》、推动资本市场更高质量发展提出五项建议。

  其中,李玮呼吁取消客户交易结算资金第三方存管,并建议允许券商接受客户全权委托,引发业内关注和讨论。

  李玮认为,近年来我国资本市场内外部环境与运行基础都发生了重大变化,现行《证券法》已难适应资本市场改革发展的需要。他建议,一是改革股票发行制度,推行注册制;二是加大证券市场违法行为处罚力度,提高法律威慑力;三是进一步加强投资者保护制度建设,更好地维护投资者权益;四是取消客户交易结算资金第三方存管;五是取消禁止证券公司接受全权委托的规定。

  首先是改革股票发行制度,推行注册制。李玮说,2018年11月习提出“在上海证券交易所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推行股票发行注册制改革是当前资本市场最重要最紧迫的一项工作。但现行《证券法》尚未涉及注册制相关内容。建议加快推进《证券法》修订,在法律上确立注册制,为多层次资本市场推行注册制提供法律支撑;坚持市场化、法治化改革方向,进一步加强事中事后监管,完善市场信息披露等内容,为注册制实施提供综合配套的法律保障。

  针对加大证券市场违法行为处罚力度,提高法律威慑力方面,李玮表示,欺诈发行股票、违规披露信息等证券违法行为性质恶劣、涉案金额大、影响范围广,严重损害投资者特别是中小投资者的合法权益,不利于资本市场的持续健康发展。

  现行《证券法》等法律对违法行为的处罚力度不强,违法成本太低,难以形成有效威慑。李玮建议,在《证券法》第189条、193条中提高对欺诈发行股票、违规披露信息等违法主体的处罚标准,增强对违法行为的惩罚力度;加重对欺诈发行、违规披露信息等行为的刑罚力度,延长相关责任人员刑期等。

  李玮还表示,应进一步加强投资者保护制度建设,更好地维护投资者权益。他建议在《证券法》修订中重点突出投资者保护,完善投资者利益损失补偿、法律救济、行政救济以及责任追究机制,为投资者保护提供全面系统的司法保障;借鉴美国联邦民事诉讼条例规定,在证券欺诈等案件审理中试点集团诉讼机制,发挥民间索赔的监督作用,降低诉讼成本。

  我国证券市场早期,证券公司挪用客户资金的情况十分普遍。2001年5月,证监会公布《客户交易结算资金管理办法》,要求客户资金必须与证券公司自有资金分别管理,建立了客户资金的独立存管制度。2006年7月证监会开始在证券公司全行业推行客户资金第三方存管制度, 并于2008年4月成功实现了全部活跃账户客户资金的第三方存管。

  实行客户证券交易结算资金第三方存管制度以后,客户进行股票交易时,首先需要将资金从自己的个人银行账户通过银证转账转入到证券公司的资金账户,然后进行证券交易。

  李玮介绍,现行《证券法》第139条规定“证券公司客户的交易结算资金应当存放在商业银行,以每个客户的名义单独立户管理”。但是,三方存管制度的出台有其特殊的历史背景,现在已不适应市场环境变化和行业发展需求。

  一是存管银行基于客户数据实施的客户资金监测,无法实现对单一证券公司整体资金和全市场资金的监控,客户资金监督职责难以有效履行。二是目前投资者保护基金监测系统已经替代并优化了商业银行对客户资金的监督机制。三是这一制度不符合国际惯例,严重影响了证券行业的资源配置能力和国际竞争力。

  李玮建议在《证券法》修订中取消这一规定,改为“证券公司客户及交易结算资金由证券公司专项存管在商业银行”。

  据券商中国记者了解,根据登记公司结算规则,证券公司与登记公司的证券交易主要采用净额结算原则,即证券公司所有客户的证券买入和卖出的净额与登记公司进行交收。在这种交收模式下,虽然证券公司每天客户资金总的买入和卖出的成交金额很大,但是实际证券公司T+1日用于与登记公司交收的净额并没有成交金额那么大,只是客户资金的小部分。这样的情况下,就会出现在所有的客户资金中,只要一部分的资金在每天循环使用,除非出现证券公司客户总的证券的买入交易量远远大于证券卖出交易量的特殊情况,否则,很大一部分客户资金实际上是在证券公司总的客户资金中处于未经常使用的沉淀状态。

  “按照经验来看,客户一般有10%-20%的资金是留在银行账上的现金,这部分的资金如何管理起来,一直是业内探讨的重要命题。”上海一位资深经纪业务人士告诉券商中国记者。

  另一项颇为业内关注的提案是,李玮建议取消禁止证券公司接受全权委托的规定。现行《证券法》第143条规定,“证券公司办理经纪业务,不得接受客户的全权委托而决定证券买卖、选择证券种类、决定买卖数量或者买卖价格。”

  李玮认为,这一规定已不符合日益增长的居民财富管理需要,制约了证券公司账户管理和投资顾问业务开展,阻碍了证券行业从提供简单通道服务的经纪商向提供全面财富管理服务的现代投资银行的转型升级。开展全权委托是资本市场发达国家开展财富管理业务的通行做法,同时我国证券行业也已具备了开展这项业务的专业能力和风险管理能力。李玮建议在制定切实有效的业务规则、采取有效管控措施的前提下,取消“全权委托”的法律限制。

  实际上,近年来券商经纪业务纷纷向财富管理转型,禁止证券公司接受全权委托的规定已经成为券商财富管理的一大掣肘。

  全权委托投资业务 (Discretionary Investment Business) 俗称「代客理财」,是成熟资本市场投资顾问制度中的支柱板块,它指的是银行、券商、信托、投顾等机构以委托人的身份,接受客户委任,就证券或金融产品等进行价值分析、投资判断,并基于前述判断替客户执行投资和交易。

  与国内现有的以金融产品为载体的资管业务不同的地方在于,全权委托业务的载体通常是客户的账户,因此对客户资产权限的操作有更强的灵活性,换言之,对客户需求的定制化程度也更高。

  可以说,全权委托是解决财富管理机构商业模式瓶颈、体现真正专业管理能力的试金石,在全权委托的模式下,证券经营机构的角色从真正从卖方向买方切换。

  在全权委托的模式下,财富管理机构之间的竞争将从产品和销售维度上升到账户维度,基础产品的设计和管理将更加依赖各机构自身的资源禀赋。

  在阻碍全权委托政策放宽的问题方面,例如,如何处理利益冲突问题,与客户产生纠纷的问题、不当利益输送的问题等,已有不少券商参照国外经验提出了充分的解决方案。

本文链接:http://tokocaca.com/liwei/608.html